無痕閱盤--海龜社區的創始人!

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城市江湖 > 正文

              城市江湖

              蓉城一家5口被殺事件

              無痕閱盤2020-05-08城市江湖7994
              1981年的除夕夜,蓉城龍泉墺區紅衛村,如眾多在改革開放第一浪中殷實起來的村民一樣,吳德勤一家人正幸福地準備著年夜飯。然而,不久后,他們一家五口人竟在鄰居眼皮下悄無聲息地消失了。除了吳德勤外,四位家
              蓉城一家5口被殺事件
              1981 年的除夕夜,蓉城龍泉墺區紅衛村,如眾多在改革開放第一浪中殷實起來的村民一樣,吳德勤一家人正幸福地準備著年夜飯。然而,不久后,他們一家五口人竟在鄰居眼皮下悄無聲息地消失了。除了吳德勤外,四位家人被發現橫死于后山廢宅的四個不同房間,左手均被斬斷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給我講過他偵破的諸多奇案,這個案子讓我印象尤其深刻。倒不是因為兇手的行兇手段有多么復雜兇殘,而是其殺人動機,實在太過離奇了。
              當時市公安局和熱心群眾,提了近150種動機猜想,沒有一個是對的。過于離奇的動機,給本案憑空制造了重重霧障,帶著辦案人員兜了一個大圈子。
              基于真實案情,和我爺爺口述的細節,我嘗試還原了案子。
              紅衛村距離龍泉墺城區有十幾里路,有二十來戶在大埡口聚居,另有三十來戶在周圍散居。村民主要是給城區做一些腌菜、糊紙盒子之類的謀生計,鄰里相處也算和諧安樂,紅衛村多次被授予治安模范村的頭銜。
              吳德勤今年36歲,住在村北口,文革初年曾隨紅衛兵進京見過毛主席,頗有點見識。改革開放后,吳家靠給城里飯店腌制泡菜臘肉,慢慢變得富足起來。
              吳家一家有五口人,吳德勤、妻子劉有花、吳母劉香農、10歲的大兒子吳坎和8歲的小女兒吳雪。
              當晚 7 點左右,有人看到他們一家人正其樂融融地準備年飯,吳德勤還到幾處鄰居家串門拜年,沒有任何異常。
              過了一會兒,有小孩來找吳家兒子玩兒。然而,飯菜都已經擺上桌了,屋內卻已空無一人。約 40 分鐘后,有人在后山腰發現火光,一處廢宅著火了,大伙兒去滅火后,看到的情形讓所有人驚駭不已:
              吳家媳婦被人燒死在堂屋側間;10 歲的大兒子吳坎被人勒死在一間臥室,從痕跡看,行兇的工具應該是一截麻繩;8 歲的小女兒吳雪在地窖里被勒死;而吳家老母則在豬圈儲存豬草的一個小隔間被勒死。
              村長劉鳳志一面叫人保護現場,一面騎車飛奔至鎮上派出所報警。當時派出所僅有兩人值班,值班民警立即通報了區局。我爺爺陶四爺因居住在區局宿舍,沒有回老家過年,帶著值班刑警趕赴了現場。
              這廢宅原本是一個黑五類的,一家人七八年前就全死了,平時都沒人敢去。經勘查,四人先是在四個不同房間內被人鈍物敲暈,然后又被勒死(吳家媳婦還被焚了尸),現場無兇手指紋
              更駭人聽聞的是,四名死者的左手至手腕附近,均被人鋸斷,四只斷手都被扔在了堂屋外一處堆放破舊雜物的地方。這慘烈的景象,仿佛是舉行過什么殘酷的儀式。
              鋸斷手掌的工具,是遺棄在現場的一把生銹的鋸木條。已經無法辨識是廢屋原有的,還是兇手自帶的。斷肢上還蓋著一片廢布,當時救火的村民沒有發現,是警察來后才發現的。
             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村頭吳家自己的宅子里,年夜飯已經擺的整整齊齊,桌椅板凳鍋碗瓢盆無一殘缺翻覆,家中值錢物品沒有損失。絲毫看不出有任何打斗擄劫的跡象。

              蓉城一家5口被殺事件

              飯菜已經擺上桌
              而且,當時吳德勤的鄰居趙志富的前門是打開的,后廚也有人在活動。而吳家人要去后山廢宅,必然會經過趙家前門或后廚。
              如果幾個被害者是被人強迫的,那么只需要稍微發出一點叫喊,就會被鄰居趙家人發現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陶四爺一面安排村長帶人封村,一面與同事走訪摸查大埡口聚居的人家,豈料來到村南口姜寡婦家時,發現她也被人用菜刀砍死在自己廚房內。姜寡婦左臂中了一刀,右后頸中了兩刀,現場初步判斷是因失血過多而亡。
              當夜紅衛村總共找到了五具受害者尸體,唯一不見蹤影的,是吳家家長吳德勤。
              兩家唯一一個幸存者,是姜寡婦 14 歲的兒子王超。我爺爺發現姜寡婦被害后,全屋搜查,在臥室床底下找到了王超,他成了此案唯一的見證人。
              據王超所述,當夜他肚子疼,臥床休息,聽到外屋有人進來找自己母親,聽聲音依稀可辨認來人是吳德勤。
              吳德勤與母親似乎攀談了一陣子,王超聽見爭吵和打斗聲。由于姜寡婦家是獨棟草房,并未引起附近鄰居的注意。
              王超當時非常害怕,將自己臥室門反鎖,自己躲在了床底下。
              隨后,有人踹門,王超在床下嚇得瑟瑟發抖,不敢動彈,他靈機一動,把窗戶打開,兇手可能聽到開窗戶的聲音,認為他跳窗逃走了,便沒有了動靜。王超就這樣藏了半個多小時,直到被我爺爺發現。  
              除夕之夜,五名村民慘烈暴死,影響極為惡劣。市局、區委領導都致電區局關注此案,迅速組織專案組,限期七天內偵破此案。
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區局分管刑偵的劉副局組織召開了專案組會議,初步認為吳德勤可能因家庭矛盾制造了兇殺案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對現場最熟悉,也走訪了多戶村民,他提了這么幾個問題:
              一、吳德勤據說非常孝順老母,也疼愛自己倆孩子,當天還進城去給孩子置辦年貨。吳德勤家腌得一手好泡菜,家境較好,沒發現有什么家庭矛盾,吳家四口是他殺的嗎?如果不是,為何活不見人死不見尸?
              二、如果吳家四口不是吳德勤殺的,必然是外人所殺。然而,外人殺害吳家四口,是如何悄無聲息的在很短的時間內,將吳家四口帶到后山廢宅的呢?
              三、姜寡婦據傳與吳德勤有曖昧關系,但沒有實證,姜寡婦之死與吳家四口之死有何關聯?
              初一下午,經過基層民警初步調查社會關系,區局發現唯一與吳德勤矛盾較深的,是城區一家工廠的食堂大廚李世畝,
              然而,案發時間是晚上 7 點到 7 點 40 ,李世畝有不在場證據。工廠為留守職工做年夜飯,李世畝做好后和大家一起吃飯。中間只有 15 分鐘左右的時間,曾單獨去廚房炒菜。但是15 分鐘時間,騎車也完全不夠來回紅衛村殺人。
              何況,李世畝不管是親自殺人,還是雇兇殺人,都不太可能做到讓吳家人毫無反抗。不過,除了李世畝外,實在沒人有足夠的動機殺人了。案件似乎走入了死胡同。
              直到大年初四,案件發生了戲劇性的轉折。
              蓉城晚報社會版記者羅輝在牛王廟附近報道一起車禍時,有一個人悄悄往他的大衣里塞了一封信。當時羅輝還以為是有扒手在偷他東西,立即大喊一聲,正好有交警也在現場,大家一擁而上,把那個偷偷往羅記者大衣里放信的人摁在了地上。
              抓捕此人后,羅記者一看其面容,當場驚呼,這不是紅衛村重大命案重大嫌疑人吳德勤么!
              案發第二天就是羅記者從龍泉墺區公安局接到警訊和照片,發布在蓉城晚報上的。羅記者真是鴻運當頭,特大命案兇手竟然撞到了自己頭上,他立即與現場交警將此人扭送龍泉墺公安局。
              不過,在車上,此人辯稱他不是吳德勤,他是吳德勤33歲的胞弟吳德嚴。他找到羅記者也不是要偷東西,而是寫信舉報李世畝。
              送到龍泉墺后,經區局組織村民辨識,此人的確是失蹤多年的吳德勤的胞弟吳德嚴。
              他十七八歲時非常頑劣,用刀刺傷哥哥和母親后, 離家出走,一去就是十幾年不回。這十幾年來,他輾轉各地,后來落腳新疆建設兵團,還算是混出了點人樣。
              原來,吳德嚴在除夕案發當天,從新疆乘火車回到了蓉城,又輾轉回了龍泉墺。他本意是想回老家看看,但是當時,他心中仍有對母親和大哥的愧疚,沒有敢于直接相認。當天傍晚,他在出車站后,正好看見了大哥在買年貨,就不自覺的跟著大哥走了一陣子。
              期間,吳德嚴目睹了大廚李世畝與吳德勤爭吵。吳德嚴聲稱,李世畝曾惡狠狠地出言威脅“讓你們一家過不了這個年”。
              隨后,吳德勤離開縣城,步行回村。而吳德嚴為了不讓大哥認出來,隨手買了頂那年代很常見的雷鋒帽扣上,也出城回村。
              回到村口后,吳德嚴看到大哥提著年貨,先去了周圍三家鄰居家里拜年問好,隨后回到自己家中。一切看起來毫無異常。
              吳德嚴內心非常糾結,沒想好要不要與家人團聚,此時村里又有人走動,所以他在村口悄悄站了一會兒,就回城找招待所住下了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問他:“既然你聽到李世畝出言威脅你大哥,有殺人動機,為何不早向公安局報案,非要過幾天才偷偷摸摸地找記者舉報呢?你這不是心里有鬼嗎?”
              吳德嚴回答說,他當時聽到案件,就非常吃驚,本來是想聯系公安局的,可轉念一想,按照《蓉城晚報》上報道的案發時間,他那會兒差不多也在案發現場。自己在村民眼中,本來就與大哥關系不好,如果出面報案,反而有可能被當成兇手,索性先偷偷觀察一陣子再說。
              吳德嚴的出現,讓幾陷絕境的專案組同志們再度興奮起來。作為專案組外聘的法醫專家,區衛校外科老師楊稻純提出了這樣一種推斷:
              案發當夜,吳德勤悄悄看到吳德嚴跟過來,以為是自家富裕了,這個不成器的弟弟找上門來討要救濟了。情急之下,一家人只好先悄悄溜走,躲到后山廢宅,免得這敗家子來找麻煩。
              不料,吳德嚴發現了吳家五口的動向,一番爭執之下,吳德嚴將五人全部殺害,并將吳德勤拋尸他處,將案件布置成吳德勤因家庭內部矛盾殺人的假象。
              至于姜寡婦嘛,也許是因為偶然間發現了吳德嚴殺人過程,被吳德嚴滅口。
              區局劉副局相當認可這種推斷,這個推理很好地解釋了吳家五口為什么會悄無聲息地失蹤。然而,我爺爺卻當場指出了這種推斷的幾個不合理之處:
              就算是吳家不待見吳德嚴,也沒有必要舉家躲到后山廢宅去。要知道,吳家的家產全部留在家內,他們就不怕吳德嚴來到家中,洗劫一空?吳德嚴既然回了村,就很可能要在吳家住下,難道一家人就把房子這么讓出去,自己躲到陰冷恐怖的廢宅去過年?這種假設不合常理。

              蓉城一家5口被殺事件

              廢宅
              吳家四口有三人是被人勒死,勒死人是非常耗費時間的,如果是吳德嚴行兇,那么其他人完全有足夠的時間逃命,呼救,然而現場卻顯示,受害者似乎都是在乖乖等死,沒有搞出任何動靜。
              經過走訪區招待所查證,吳德嚴確實在晚上 8 點前又回到了招待所。兇案發生時間大概在7點半左右,從紅衛村回招待所,騎車也要二十多分鐘時間,這期間還要處理吳德勤尸體,還要殺趙寡婦,作案時間過于緊迫了。
              同時,調查李世畝那條線的同事傳來消息,李世畝承認吳德嚴的指控,自己確實威嚇過要讓吳家過不了這年,但那不過是氣話,他本人連紅衛村都從沒去過。
              羅記者提出,這么奇怪的案子,是不是跟農村封建迷信有關。吳家四口的死法,頗有點宗教儀式的意味。尤其是四個人的左手全被砍下來,堆到一塊兒,很值得玩味。
              羅記者是川大歷史學畢業的,他記得看過一本《僰人紀聞》,里面說位于蜀南的古僰人對待奸商,就是斷其手臂,再將其縊死。
              但是,吳德勤本人在文革初年曾進城鬧過紅衛兵。除了吳家老母有那么一點農村固有的黃歷思想外,從沒聽說過吳家和什么迷信宗教有過瓜葛。而另一邊被殺害的姜寡婦,其丈夫原本是知青,也算是有點見識的人。加上紅衛村因離龍泉墺和省城都比較近,迷信邪教文化并不昌盛。
              在案情陷入僵局之際,我爺爺直覺意識到:兇手砍手這個細節,在本案中可能會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,因為它極其不符合常理。按照我爺爺的斷案理論,不符合常理的地方,就容易出破綻。
              初五,我爺爺拉著楊稻純和羅記者,重新去復原勘查現場。
              楊稻純懂法醫,羅記者有相機,而且善于捕捉蛛絲馬跡,在那個基層警力和物資比較缺乏的年代,這些都是我爺爺非常需要的。
              他們根據現場種種跡象,推理出了一個結論:兇手應該是在殺完所有人,然后布置完吳家媳婦的引火現場后,再返回其他死者房間剁掉其手掌的。這與最初兇手殺人后直接剁手的推論有所不同。
              為什么呢?因為吳家媳婦身亡的側屋里,原本沒有容易起火的東西。兇手是在殺人后,從屋外一處堆砌廢物的地方,搬了一些易燃物過去,其中就有一卷破舊的曬谷子用的竹篾席。
              而竹席搬走后的地方,就是堆放 4 只手掌的地方。根據現場滴血的路徑顯示,兇手先是砍了吳家媳婦的手,又接著去砍了大兒子、小女兒以及吳家母親的手,最后回到了原來堆放竹席的地方,把殘肢放在了那里,臨走時還找了塊破布掩藏起來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認為,如果兇手事前就計劃好了要砍手,那么作案順序多半是行兇的同時就砍手,或者是殺完人后再一一砍手,然后布置吳家媳婦的火場,放火走人。
              鋸手的兇器本身也說明了這個問題,如果早就計劃好要砍掉死者的手掌,恐怕不會用一把破銹鋸子。
              而兇手卻是在布置好吳家媳婦的火場后,大概突然想到了什么,又挨個把四個人的手都鋸了, 堆放到原來放竹席的地方,再去放火走人。
              那么到底是什么意外,讓兇手突然決定要去鋸手呢?
              楊稻純提出一種假設:會不會是兇手要故意借此渲染制造恐怖氣氛呢?
              我爺爺不認可這種觀點,如果要制造恐怖氣氛,那么一般會把手擺在顯眼的地方,不會放在角落里遮遮掩掩。
              羅記者則認為,幾個死者手掌上有什么線索足以讓兇手罪行敗露。
              但楊稻純不同意這種看法,她仔細檢驗過死者手掌,沒有發現任何異常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則開辟出了另一種思路,兇手想用這些手掌去掩蓋其他一些重要線索。
              三個人在那琢磨半天,想了無數種可能,思路都進展不下去了。
              楊稻純說:“先前我想過,兇手是不是因為某種原因,盜走了一名死者的手,然后割掉其他手來混淆視聽,但我仔細核對了手的斷面和血型,現場四只手的確都是死者的手。”
              這句話一下子提醒了我爺爺,兇手割了那么多手放在這,是不是想混淆什么。他翻出當夜現場鮮血淋淋的照片想了又想,覺得有一點是最容易說通的,那就是要用死者殘肢,來掩蓋地上兇手自身的血跡。
              兇手自己在搬運引火物的過程中,流出了血在地上。兇手意識到以后公安查案時,一定會把這處突兀的血跡,歸結于兇手自己留下的血跡。
              為了掩蓋自己的血跡,就把其他死者的手鋸了,而且,兇手不知道其他死者的血型,以防萬一,把在場所有死者的手全鋸了。
              那么接下來就引出另一個問題,四名死者都是老弱婦孺,被人一棒子先敲暈再殺害,幾乎毫無抵抗能力。兇手為何會受傷流血呢?
              案發當時是大冬天,衣物厚重,即便是作案過程中有個磕磕碰碰,也不大可能會意外受傷流血。
              當時村屋里的地,基本都是土質地,如果只是像手擦破皮這種小傷流血,完全可以把染血的土塊撬走即可。兇手一定要用死者手掌來掩飾自己的出血,那么很可能其出血量不會小。
              由此觀之,情況只有一種,就是兇手事先已經受傷。可能因為搬運重物,不小心使得傷口再度出血。
              推斷到這一層,我爺爺立馬想到這起案件中,另一個讓他一直如鯁在喉的地方,那就是山下姜寡婦的傷口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姜寡婦左小臂附近有被菜刀砍傷,但致命傷口卻是在右后頸部,尸體是面向廚房水缸堆倒下。
              如果兇手是面對姜寡婦行兇的,那么往姜寡婦左邊砍去,姜寡婦本能伸手擋住,造成左小臂的傷口是正常的。
              可為什么第二處傷口,也就是最終致命的傷口,會在脖子右后方呢?
              兇手右手持刀,要造成姜寡婦脖子右后方的傷口,姜寡婦要背對著他才行。
              如果說姜寡婦一開始掙脫了兇手,往大門方向跑去,那么兇手在背后砍一刀,這是正常的。但是姜寡婦卻是面向水缸,背對門口倒下的。
              這一反常現象,讓我爺爺推論,是不是當時姜寡婦沒有意識到背后的危險,故而在面對水缸時,被兇手從背后偷襲?
              這一假設的完整模型是:姜寡婦先是被吳德勤砍傷左臂,然后又反手將其制服。或許姜寡婦以為吳德勤已經死了,所以左臂略微包扎,就到后山上去,把吳家四口全殺了。
              在搬運竹席準備焚尸的過程中,姜寡婦傷口破裂流出了大量血液。為了掩蓋自己血跡,她只能動用鋸手的辦法。
              然后回到自己家中,在水缸旁準備處理自己傷口時,沒想到吳德勤卻沒死,爬起來從背后砍死了自己。
              然而,這一切全是猜測。堆放手掌的地方當時保護不善,下過雨,又有群眾來觀摩,痕跡雜亂,已經不能勘驗了。相當于沒有證據證明姜寡婦曾到過現場。
              不過,我爺爺靈機一動,如果當時姜寡婦流了不少血液在搬運竹席的地方,那么會不會也有血液流到了那些引火物上面呢?那些引火物沒有放油,就是干燒的,所以村民趕來后,相當一部分沒有燒完,甚至都沒有澆水,直接用衣物就撲滅了。
              他們幾個立即將所有殘留的引火物帶回去檢查,果不其然,在竹席底端最邊緣的地方,還存留有那么一絲絲人血痕跡。一查,是O型血,正是姜寡婦的血型!而焚燒現場的吳家媳婦是B型,兩個孩子一個是A型,一個是B型,吳家老母是AB型。

              蓉城一家5口被殺事件

              舊竹席
              我爺爺的第一個推斷,基本實錘了,剁手之謎解決了,兇手也隱隱現形。他激動得睡不著,把羅記者和楊稻純叫出來在大槐樹下吃花生米聊天。
              然而事情還沒完,最讓人迷惑的一個問題,吳家四口為什么突然跑到了后山廢宅,吳德勤又為何跑到姜寡婦家去?
              我爺爺梳理了下這問題:吳德勤當天曾去縣城辦年貨,而吳家出現異常,是在吳德勤回來后不久。吳德勤在家中威望也很高,那么,是不是吳德勤回家后,發生了什么事,吳德勤才讓家人悄悄去后山廢宅?
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羅記者提到吳德勤弟弟吳德嚴證詞中一個比較反常的現象:吳德嚴曾說,吳德勤回村后,是先提著年貨去了周圍三戶鄰居拜年,再回到自己家中。
              細細一想,這是不符合常理的,羅記者自己除夕當天也去采購過年貨,也去鄰居家串門,但既然給家人置辦了年貨,應該先回自己家中放下年貨,再挑出給鄰居拜年的禮物。怎么可能像吳德勤那樣,直接提著一大堆年貨,先去了鄰居家呢?這種做法多少有點不妥。可見,吳德勤還沒有回到家中,就已經出現了反常。
              可到底出現了什么反常呢?
              我爺爺總結,吳德勤當天去城里采購年貨,遇到的意外只有兩個。一是李世畝威脅要他一家過不了年,二是弟弟吳德嚴回來了。當然,吳德勤可能并不知道他弟弟悄悄跟著他。
              這些意外因素,如何同吳德勤讓家人去后山廢宅的怪現象聯系起來?為什么一家人要放棄年夜飯,突然悄悄去廢宅,我爺爺再次列了幾種可能:
              一. 為利益。比方說,吳德勤突然知道了廢宅那有金銀財寶,發動大家一起去找。
              二. 為某種形式上的禮儀。
              三. 為了避害避險。
              顯然,第一和第二種可能性都極小。第三點避險的動機,卻正好與吳德勤遭遇李世畝威脅這個意外串聯起來。
              但是,李世畝只不過是一時激動,口出惡語,難道就這么一句話,吳德勤就決心不過這個年,躲到陰冷的廢宅去,這也不符合常理。
  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我爺爺突然帶人去找李世畝,問他當天穿什么樣的衣服。
              李世畝說,穿一件綠襖軍大衣,戴一頂雷鋒帽。這是當時比較常見的打扮。 再提問吳弟吳德嚴,他當時是什么衣服?
              吳德嚴答曰,先是一件綠襖軍大衣,后來尾隨他哥回村時,為了怕認出來,就臨時買了一頂雷鋒帽。
              這就對得上了!
              除夕傍晚,在兩人爭吵后,吳德勤起初也沒有在意。然而,卻在回家的路上,發現一個與李世畝一樣穿軍大衣雷鋒帽的人,似乎是在鬼鬼祟祟跟蹤而來。
              吳德勤立刻意識到,這李世畝怕是真要來殺人了!
              所幸,吳德勤知道李世畝沒來過紅衛村,不了解他家的情況。所以,他不敢直接回自己家中,而是先去串門。
              當吳德勤回到自己家中時,他可能覺得在外面觀望的李世畝并不能確定這就是自己的家。所以,他利用這點間隙,冷靜地指揮一家人悄悄從后門撤到廢宅那里去。
              然后,吳德勤就去了姜寡婦家。
              當然,所謂李世畝要殺他全家,全是吳德勤自己把吳德嚴誤判為了李世畝。李世畝那時在廠子里吃團年飯,吳德嚴隨后也回了縣城。一場誤會,本應該就此消弭的。
              但是,吳德勤在這種誤判下所作出的選擇,細思之著實令人感到后背發涼。
              如果說,他僅僅想自保,那么為什么在串門時,不告訴周圍鄰居李世畝的事,讓大家團結起來,把所謂的“李世畝”趕走,而非要自己一家人悄悄地躲出去呢?
              送走一家人后,吳德勤竟來到了姜寡婦家。那么吳德勤的心態,是不是想借李世畝之手,殺害姜寡婦?畢竟二人有那么些不為人知的關系。
              但是假想中的李世畝當然是不會來殺人的,不過姜寡婦家里,卻真的發生了兇案,是吳德勤殺害了姜寡婦嗎?案情進展到這里,當務之急,就是盡快找出吳德勤的下落。
              我爺爺認為,根據已經證實的推論和線索,當夜姜寡婦家的情形應該是這樣的:吳德勤與姜寡婦動手,吳德勤先砍傷了姜寡婦,姜寡婦奮起反擊,用鐵錘一類的東西將吳德勤打到休克。
              姜寡婦以為吳德勤死了,此前又從吳德勤口中得知吳家四口都躲到了廢宅中,便決定連吳家四口也殺了。
              姜寡婦到廢宅,向吳家人謊稱是吳德勤讓她來的,目的是要讓四口人分散到不同房間,以免被仇家一網打盡。
              在取得四人信任后,姜寡婦分別將四人帶到不同房間,趁其不備,一一殺害。隨后在布置火場時,就生了流血的意外。
              回到家后,姜寡婦想在水缸附近再整理傷口,不料背后的吳德勤卻蘇醒過來,將她殺害。
              吳德勤既然沒死,那么補刀姜寡婦后,自己為何失蹤了呢?
              專案組有同志認為是不是吳德勤怕背負殺人案,所以潛逃。我爺爺不這樣看,姜寡婦之死,恐怕早就在吳德勤計劃當中,姜寡婦被殺之時,吳德勤應該仍然會幻想把罪責推到李世畝頭上。
              何況,殺害姜寡婦不久后,大家就發現了后山廢宅著火,一向孝順的吳德勤怕是不會丟下家人不聞不問的。
              既然吳德勤沒有逃走,那么應該就是已經遇害了。別忘了,吳德勤殺姜寡婦之時,自己負傷剛剛蘇醒過來,而姜寡婦家,還有一個 14 歲的兒子王超。
              如果吳德勤在姜寡婦家遇害,那么其尸體必然被王超藏匿。王超年紀還小,不可能拋尸很遠,應該就是藏尸家中。
              案發后第一時間,就有公安到王超家搜集線索。所以,以王超家環境,當時能躲過公安追查的,只有糞坑一處地方。畢竟公安不可能當時就意識到吳德勤死在王超家中,要里里外外仔細搜查。
              案發后一段時間,有很多人來關心王超,公安也反復前往紅衛村辦案,加之王某超體格原因,他不太可能直接將一整具尸體拋尸。多半是會分尸后再拋尸。
              家中分尸自然太過顯眼,分尸之處,極有可能是在茅坑內部。
              果然,專案組下探到糞坑內部,一番挖掘,直接挖出了吳德勤的尸體。
              王超很快供認,當天晚上,他一開始的確是睡在臥室里。后來聽到外面有動靜,吳德勤持刀要殺害自己母親,王超遂抄起一把鐵錘,將吳德勤砸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  蓉城一家5口被殺事件

              兇器
              母子倆見吳德勤面目扭曲,氣息全無,就以為吳德勤當時被錘死了。砸倒吳德勤后,王超才從其母口中得知,吳德勤當時是跑到姜寡婦家躲仇家了。姜寡婦責怪吳德勤不應該跑這兒來,兩人就發生了爭執。
              本來這次動手,只是自衛殺人,并不犯法。但姜寡婦說,如果殺了后山廢宅其余四口人,那么就可以去偷偷拿走吳德勤家里的錢了,命案就記在他仇家李世畝頭上。吳德勤曾對她吹過,說有五六千之多(那時萬元戶就算是一鎮首富了),有了這筆錢,王超就可以繼續讀中學,不用輟學干農活了。
              于是,姜寡婦來到廢屋當中,謊稱是吳德勤來通知他們,要他們分散躲在廢屋不同的房間,不要聚在一起,以免李世畝找上門來。各人分散后,姜寡婦便將其一一殺害。此后因為傷口流血,為了掩蓋自己血跡,遂剁掉了受害者的手混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  當姜寡婦行兇歸來后,準備再重新包扎下傷口,趁村民都去廢宅的時機,偷偷去吳德勤家拿錢。不想此時吳德勤竟突然活過來,從背后襲殺了姜寡婦。王超反應過來,往吳德勤太陽穴狠狠一擊,這才將其最終擊斃。
              其后在恐慌之下,王超把吳德勤的尸首、母親包扎傷口的布條以及行兇鐵錘拖進了糞坑,用大石頭壓住。過了一段時間,王超還是不敢拋尸,遂挑出糞土,在糞坑里又挖了坑把尸體埋好。
              審訊完王超后,專案組同事們都松了一口氣,認為本案可以蓋棺定論了,從案發當夜到發掘出吳德勤尸體,得益于我爺爺的精妙觀察和推理,只花了六天時間。市局、區府都發來嘉獎慰問,區局還說要為我爺爺申請三等功。
              但我爺爺一直有一塊梗在心頭:像吳德勤這么心思縝密的人,因為懷疑李世畝要跟蹤對付自己,就冷靜地指揮一家人迅速撤往廢屋,像這樣一個人,為什么會那么沖動,突然要殺害姜寡婦?
              元宵節那天,我爺爺和楊稻純、羅記者去看望寄住在大姨家的王超。不經意間,楊稻純發現王超左臂上有一道新的傷痕,便問他怎么回事。王超大姨也很驚奇,案發后王超就來他們這,照顧得好好的,并沒有受傷啊。
              楊稻純在案發第二天,曾提出要給王超做個檢查,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。王超當時對任何人都很警惕排斥,并且聲稱自己沒有受傷,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據王超自己說,那是之前去上山砍柴時,被樹枝刮破的。但是以楊稻純的專業觀點來看,這明顯是利刃所傷。
              當時,我爺爺他們并沒有對王超傷口深究。他們又回到紅衛村,向村民調查王超與其母,以及吳德勤家的關系。村民們普遍反應,因為村里有傳言吳德勤與姜寡婦有染,所以王超對吳德勤相當討厭。
              回去之后,羅記者提出一個新的觀點,當夜,王超發現吳德勤與其母私會,并談到了李世畝來尋釁一事,王超怒火中燒,便將吳德勤殺害,姜寡婦怒斥王超,亦被殺紅了眼的王超殺害。王超一不做二不休,又上后山廢宅找到了吳家剩下的四口人,借口吳德勤打發其來照顧他們,將四人一一騙殺。
              對于羅記者這套推論,我爺爺當時也無法做出判斷,因為當時沒有基因檢測技術,案發現場遺留兇手的血液是O型,而姜寡婦與王超同為O型,當夜在姜寡婦家的三人,其他兩人均已死去,即便羅記者推理正確,也拿不到實證了。
              *文中配圖均來自網絡,只為緩解視覺疲勞。

              編輯 | 韓水水
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  評論列表

              •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,趕緊來搶沙發吧~
              嘿,歡迎咨詢
          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